梦见自己孩子溺水被自己救上来(梦到孩子溺水被自己救了)

2022年5月13日17:59:01梦见自己孩子溺水被自己救上来(梦到孩子溺水被自己救了)已关闭评论

梦见自己孩子溺水被自己救上来(梦到孩子溺水被自己救了)

这边,苏渐晞带着余风,两人笑笑闹闹地往代销点走去。

“希希,你说是赵毓赵知青把你救回来的,他怎么找到你的?”余风好奇地追问,现在叔叔阿姨来了,希希也找回来了,她终于有了开玩笑的心思。

“是啊,我也不知道他怎么找到我的,还是他把我背下来的呢?”苏渐晞也迷惑不解。

“或许是因为他以前是军人吧,军人对于搜寻本来就比较擅长。”想到这一点,苏渐晞补充。

“原来赵知青以前是个军人啊,都没听他说过,不过他走路行事都比较利索,看起来和一般的男知青不一样。”余风若有所思地说。

“是吗?原来你注意到了呀,我还是刚刚才想起来的。”苏渐晞汗颜,明明书是她写的,但是不知道怎么回事,明明才过一天,好多事情都记不太清了。

“赵知青还把你背下山了?他看起来挺冷淡,没想到人还不错呢。”余风看过来,一脸怪异的表情。

“是呀,他可是个很不错的人。”苏渐晞认真地点头,他可是他书里的男主呢,男主可不是一般人能比得上的。

“那你对他有什么想法?他可是朵高岭之花。”余风促狭地问道。

“阿风,你过分了,小心祸从口出。”苏渐晞恼了,现在是1975年,可不比前世,拥有言论自由。要是这些话被人听到,她们会有大麻烦。

再者,那可是男主大人,千万不能乱打趣,万一被有心人乱传,她可不想面对那冰块脸。

苏渐晞气恼地去抓余风,余风闪躲,两人边走边追逐打闹,两个青春靓丽的女知青笑闹在路上,吸引了一大波注意力,她们自己却浑然不觉。

“希希,你想好买什么东西了吗?”两人闹够了,余风问道。

“嗯,买两斤肉,两斤排骨,做个红烧肉和糖醋排骨。”想到肉,她就忍不住加快了步伐,去晚了说不定就没肉了。

两人运气不错,到代销点的时候肉铺还有肉。为此,她还多买了一个猪心,准备再买点红枣枸杞炖汤给爸爸喝。

原身的爸爸就是她苏渐晞的爸爸,他现在有点体弱,身为女儿就应该多上点心。

空间里是有红枣枸杞和党参等滋补药材的,她本来就宅,身体有点虚,所以家中这些东西都有。

但要是不先买点做遮挡的话,她也不敢大刺刺把那些东西拿出来,太惹眼了!

除了这些她们还买了一颗卷心菜,一颗莴苣五个鸡蛋和一个洋葱。

卷心菜就是包菜,可以做酸辣包菜。莴苣清炒也好吃,洋葱可以炒鸡蛋。

这时候,鸡蛋也是很好的东西,营养只比肉差一点。很多人吃不起肉,就买鸡蛋吃。

九毛八一斤猪肉,蛋却只要五分钱一个,买一斤肉可以买二十个蛋,很多主妇都是极为精明的。

两人买好东西后,晃晃悠悠地准备回家。

那边,孙怡正在给苏鸿看病,客厅里赵毓和黄湘正在聊天。

“赵知青,希希说你是他的救命恩人,能说说吗?”黄湘问道,她也想知道女儿曾经的生活情况。

“前天下午,她不知道怎么掉河里了,我就把她捞上来了。”赵毓言简意赅地回答。

“什么,她真的掉河里了?”黄湘急急忙忙地追问。她那天晚上做梦,梦见女儿掉河里了,还对着她哭。

她醒来之后,辗转难眠,第二天就叫上丈夫,两人直奔这儿来,想亲眼看看女儿。

他们刚才到的时候,看见女儿那浑身的泥巴,刚洗漱完还没来得及细聊,女儿就出去买菜了。

原来,她的梦不是梦,是真实发生的事情,幸好周围有赵知青,不然,那后果她都不敢细想。

她站起身,弯腰给赵毓行礼。“赵知青,谢谢你救了我的希希,谢谢。”

赵毓弹跳而起,连声说:“不用谢,无需这样,苏知青已经谢过了。”

黄湘瞧见他的样子,不好意思地擦了擦眼泪,复又坐回凳子上。面上不显,心里却琢磨着该怎么道谢才显得比较有诚意。

“今天也是你从山上把她救回来的吗?”想到这个,她询问道。

“是的,换了别人也会这样做的,无需道谢。”赵毓简洁的回答,也不提及自己一路把苏知青背回来的事情。

“阿毓,阿姨可以这样叫你么?你真是个好孩子,我都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了。”黄湘真诚地看着赵毓。

这个年轻人剑眉星目,面色冷淡,却能两次救自己的女儿于危险之中,可见是个面冷心热的好孩子。

赵毓点头,“自然可以,这些只是小事。”他从不知道,和女孩子的母亲聊天,是一件多么难熬的事情。

面前的苏阿姨,看起来端庄大方,可刚才躬身道谢,为女儿担忧的样子,又让他难以招架。

他救人不过是一件小事而已,换作别人应该也会这样做,他能理解一个母亲的心情,却不喜欢应对这样的场面。

黄湘不住地看着眼前的年轻人,他身材挺拔,浑身带着肃杀的气息,和她们家的阿晨有点相似,那是军人才会有的气质。

瞧他现在在这乡下,应该是退役军人吧。身材颜值都不错,行为语言温和有礼,看起来家境也不差。

或许,可以让阿毓照顾一下希希?她们都有工作,这次过来也待不了多久,无法看顾女儿,要是有人能帮忙照顾,她们就能放心一点。

只是这种事不能直接说,她需要和丈夫商量一下,想到这里,她面上的笑容愈发温和。

“阿毓呀,你家是在京都吗?听你的口音有点像那边的。”黄湘含笑问道。

“是的。”赵毓点头。

“家里有些什么亲人呀,有没有兄弟姐妹?”黄湘再接再厉。

“爷爷、爸爸和妈妈。没有兄弟,只有一个妹妹。”赵毓有问必答。

两人一问一答,黄湘越听越温和,家里没有兄弟,只一个妹妹,很好。

赵毓却只想离开。不知为何,他总有种被人盯上了的危险感,却又不知道危险来自哪里。

“爸,妈,我回来了。”苏渐晞的声音从大门口传来,赵毓赶忙起身,快步走向门口。

广告也精彩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89291810@qq.com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