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不听话应该打吗(今天打儿子太狠了怎么办)

2022年5月4日03:02:59孩子不听话应该打吗(今天打儿子太狠了怎么办)已关闭评论

01

大家好,我是李老师。

我又又又来讲故事了。

应大家的要求,让我讲讲关于校园霸凌的事情。

在我眼里看到的霸凌,可能跟家长们想得不太一样。

今天,就从我的视角来说说这两个孩子,一个是施暴者薛军,一个是被霸凌者刘铭。

02

先说薛军,他是我教学生涯里遇到过最特殊的男孩。

长得白净斯文,初一的时候,个子在班级男孩里中等偏上吧。

然而,就是这个看上去乖巧的男生,与同学之间冲突不断,一言不和就拳脚相加。

尤其是对体育委员刘铭,莫名恶意。

在上体育课时,就因为刘铭当众批评他齐步走时走错了步伐,他上去就是一拳。

然后,在大家都没反应过来时,把刘铭撂倒,骑在身下暴打。

这件事情的影响,要多恶劣有多恶劣。

薛军和刘铭的父母迅速被叫到学校。

薛军的爸妈各种赔礼道歉,就差给刘铭父母跪下。

这件事,最终以双方父母的和解而平息。

但,薛军的暴力并没有就此停止。

03

事隔三天之后,大课间,薛军和刘铭在卫生间里狭路相逢。

在没有任何冲突的情况下,薛军踢开卫生间的门,先是对刘铭各种辱骂,接着大打出手。

这一次,薛军爸妈赶到学校,一句废话都没说,当着所有人的面对儿子动了手。

薛军迅速被爸爸打倒在地,本能地护住头部,薛军爸彻底失控地朝他身上踹去。

薛军妈则在一边火上浇油:“屡教不改的玩意,打死算了,就当我没生你,你怎么不去死……”

我们这些人反应过来时,赶紧拉架,结果,薛军爸已经上头,把拉他的人推的趔趔趄趄……

再看薛军,蜷缩在地上,抱着头,用冷漠的眼神挑衅地看着爸爸。

04

最终,薛军被学校记了大过,并留校查看一个月。

这一个月,是他最后的机会。

处分下来的那个周六,我去薛军家家访。

薛军的爸妈全程都在吐槽儿子有多不争气,从上幼儿园开始,就一直给他们惹事。

以至于他们现在只要接到老师的电话,就心惊肉跳。

说到激动处,薛军爸差点又对站在一旁的薛军施展拳脚。

然后又特别无助且无辜地跟我说:“李老师,我们打也打了,骂也骂了,真是拿他一点办法都没有。”

听到这里,我跟薛军爸妈说:“在我眼里,薛军并不是如此差劲的孩子,如果你们能保证从此以后不再打他,我就可以保证在校期间他不再动手打别人。你们能做到吗?”

薛军爸妈点头如捣蒜,但我不太相信他们的承诺,而是让他们字迹工整地写下保证书。

并严肃地叮嘱道:“别再家暴孩子,凡事讲道理。道理讲不通的时候,可以向我求助。但,如果还想让孩子有个健康的人生,从现在开始,你们真的一根手指头都不能再动他。”

05

每个暴力、霸凌的孩子背后,都十有八九遭遇过家庭暴力,这是规律。

但有一件事我非常困惑:薛军为什么总是跟刘铭过不去?在身体高大强壮程度上,他看上去根本就不是刘铭的对手啊?

为此,我跟薛军有过很深入的谈话。

因为我当着他的面,严肃地批评了他父母,还让他们写下了不再家暴的保证书,所以,薛军对我没有敌意,甚至敬畏。

尽管我对他一再惹麻烦而上火,但我清楚,如果我也放弃了他,以冷处理的态度对待,那么,这个孩子就真的废了。

所以,我没有就事论事地继续在打人事件上纠缠,而是每天放学后,单独给他补补课,然后在送他回家的路上聊聊天。

打人者还受到如此高的待遇,他受宠若惊。

我在给薛军补课的同时,也在努力发现他身上的优点。

06

这世界上,没有无长处的孩子。

薛军数学几乎不学,但成绩不错,语文的文言文也极好。

我不吝把这些优点放大,隆重地表扬他,甚至还给他分配任务,让他跟同学分享一下学好文言文的心得。

结果,分配完这个任务的当天,放学路上,他说:“老师,你真的很想知道我为什么文言文学得好吗?”

我说:“嗯,当然想知道。因为文言文一直是大家学得最头疼的,所以,你或许能帮到老师。”

07

然后,薛军对我讲了他和爷爷的故事。

他小时候是跟着爷爷奶奶一起长大的,爷爷是资深京剧发烧友。

薛军几乎就是听着各种京剧长大的,三岁开始,在爷爷的强烈要求下,拜师学京剧。

所以,他对文言文里的那些典故无师自通,也因为从小用京剧磨耳朵,所以对那些生僻的古文不陌生,有语感。

他说:“每当我做错事时,爷爷会拿戏里的事情来教育我,给我讲道理。不像我爸妈,只要我做错事,要么单打,要么混合双打。”

说起父母,本来还一脸幸福回忆的薛军,拳头不自觉地握紧了。

08

我问他:“恨爸爸妈妈吗?”

他点点头。

我又问他:“爸爸打你时的表情,你有看过吗?”

他想了想,跟我说:“很狰狞,很吓人。”

我又问他:“被打后,你服气吗?”

他说:“不服,打死我也不服。”

而他说过的另外一句话让我特别震惊:“老师,你知道吗?我感觉自己身体里被我爸妈打出一座活火山,真的,他们每打骂我一次,我就感觉那个火山要爆发一次。”

生动吗?生动。

可怕吗?很可怕。

而我,压抑着内心的震撼,平静地对薛军说:“老师特别理解你的感受,因为我不止教过你一个孩子,也知道被家暴的孩子有多无助多愤怒。”

他默默坐在副驾驶上,不再出声,我知道此时他的心里并不平静。

然后,我给他总结了两件事:“任何时候,暴力对待别人,姿态都是难看的。爸爸打你是狰狞的,吓人的,你打别人时,也一样;拳脚可以把别人打倒,但从来都不会赢得服气和尊重。从今天起,你给自己心里装一面镜子,想想自己对别人动手时的样子,老师相信,你一定会冷静下来……”

09

后来,在薛军准备好了之后,我就在一节语文课上,让他分享了学文言文的心得。

而且,我还事先为他准备了京剧《四郎探母》的选段,让他给同学们表演了一段。

童子功就是童子功,很惊艳。

一板一眼间,与平时混不吝的样子简直判若两人。

一曲唱罢,掌声热烈。

薛军在那样的掌声里,有点不知所措,一副做错事的样子。

最后,他像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向台下的同学深鞠了一躬,刚想往座位上跑时,又回头,向我深鞠了一躬。

我用手机录下了这一幕。

10

那天晚上放学时,我照例给薛军补了一会儿课,然后送他回家。

在车上,我把白天录的视频给他看。

在拍到同学给他鼓掌时,我按下了暂停键,问他:“你看到了什么?”

他想了想:“你是想告诉我,拳头赢不来尊重,有实力才能。”

我说:“还有呢?”

他困惑地看着我。

我把同学给他鼓掌的片段又我重放了一遍,然后,截了个屏,放大,问他:“看到了谁?”

他脸红了:“刘铭。”

我说:“你说得对,实力才能赢得尊重,就连你的敌人都在为你鼓掌。当然,这个敌人是打引号的,刘铭从来就不想与你为敌,他是一个很善良很大度的男生。被你那样对待后,依然还不吝啬给你鼓掌,换了是你,做得到吗?”

令我万万没想到的是,听完这些话,薛军会反问我:“老师,你知道我为什么总跟刘铭过不去吗?”

我静静地看着他,很开心他开始向我敞开心扉。

薛军说:“我第一次打他,确实是因为他当众批评我,让我下不来台。”

这个答案,不意外。

但他接下来的话远远超出了我的想象。

他说:“第二次打他,是因为我第一次打他时,他根本不还手,一直用手护着头。”

我问他:“这也可以成为你打人的理由吗?”

结果,薛军说:“他惊慌害怕的样子让我想起了自己,从小到大,每次我爸打我的时候,我就是这个样子。所以,看到他那个熊样我就更气了,就像看到窝囊的自己。所以,第二次打他时,看他还是害怕躲避不反抗,我真恨不得把他打死。而且,我见不得他那副窝囊的样子,老师,你能理解吗?”

我能理解。

我也终于明白,所有愤怒都是对自己无能的痛苦。

薛军把所有对父母无力反抗的痛苦,都发泄在了同样不敢反抗的刘铭身上。

他在刘铭身上,看到了那个在父母面前弱小无助的自己,那个他其实是深深厌弃的自己。

而这样内在的逻辑,如果不是薛军亲口告诉我,我可能这辈子都不知道,也想不到。

11

而这,也是我今天来讲校园霸凌的真正原因。

作为老师,我当然旗帜鲜明地反对校园霸凌。

但我想从霸凌者的角度,对那些被霸凌者的家长和孩子说一句:面对霸凌,请你不要退缩。

因为,据我观察,那些校园霸凌者十有八九,都遭遇过家暴,他们的内心住着一个愤怒而又怯懦的小孩。

做贼心虚,事实上,每一个看上去气势汹汹的霸凌者其实内心都是纸老虎。

你的不反抗、害怕、无助,一方面会让他有恃无恐,另一方面,也会让他变得更愤怒,更猖狂,并让自己沦为长期霸凌的目标。

当然,我不鼓励以暴制暴,但至少,不要服软,哪怕体力上打不过对方,但至少在眼神上,愤怒地盯死对方,把不服气牢牢写在脸上。

一个内心虚弱的灵魂经不起这样的注视。

12

后来,我把这番话作为主题班会,分享给了学生们。

也在征得薛军的同意后,把他跟我说过的那些心理话如实还原给大家。

我告诉他们:“如果遇到校园霸凌,老师希望你们至少在心理上真正蔑视他们,而且在眼神上不要输,恶狠狠地盯死他,让他知道你可以被打倒,但并没有被打败。

否则,霸凌也是有选择惯性的。孩子们,善良的确没有错,但真的要有锋芒,要有牙齿,不要让自己变得好欺负。”

说这些话时,我走到教室下面,走到刘铭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

“被打之后,你连喊操时的声音都没那么洪亮了,那不是你的错,记得以后挺胸抬头,继续保持绅士风度。只是,如果下次遇到同样的人和事,保护好自己,要么打回去,就算打不过,也要拼尽全力反抗,用眼神盯死对方。”

与此同时,我也当着全班同学的面,对薛军说:

“很多家长不理解,为啥你惹了这么大的事,老师不但没冷落责罚你,反而天天给你补课,又是家访又是谈心,甚至有人告到校长那里,说我可能接受了你爸妈的贿赂。

老师今天当着所有人的面把话说清楚,老师没有收受任何贿赂,只是在把一匹害群之马变成良驹。只有这样,你才不会去欺负更多的人,给更多人带去心理阴影。将来到了社会上,也不会成为败类。

所以,薛军,请记住那天唱京剧时,同学给你的掌声,记住那种感觉,更记住,只有真才实学,过硬的人品才会让你赢得真正的掌声与尊重。那感觉,一定比把别人打倒在地,挥舞拳头体面一万倍,光荣一万倍。

老师不敢保证以后你爸妈不会再家暴你,但老师请求你,记住打人者的狰狞,无论现在还是未来,都做个体面人,将来,等你自己当了爸爸,记得讲道理,不要家暴……总有一天,你会因为能够控制自己的情绪而感到骄傲快乐,老师相信你。”

全班静默。

不知过了多久,薛军站了起来,当着全班同学的面,给刘铭深鞠了一躬,连说了好几个“对不起。”

同上一次的走形式、求和解不同,这一次,他是真正从内心深处知道自己错了,知道道歉也是一件体面的事情。

至此,这件校园霸凌事件,在我这里,才算真正画上一个休止符,而不是句号。

13

直到后来,有一次我发现薛军交上来的作文写得歪歪扭扭。

于是问他什么原因?

他闪烁其辞。

结果他同桌偷偷告诉我,他右手受伤了,一天都在用左手写作业。

我去查看,才发现他的右手掌肿得像面包一样。

我问他:“你爸又打你了?”

他眼泪含在眼圈里对我说:“老师,没事,你放心,他就算把我打死,我也不会再打别人,我不会像他一样渣。”

那一刻,我说不出的心酸与无力。

我可以教好我的学生,但我的确没权力教育他们的家长。

14

而令我欣慰的是薛军,他真的再也没动手打过人,对班级同学超级友好仗义,尤其是对刘铭,主动示好,各种帮忙。

我眼见着他们从仇人,变成了无话不谈的朋友。

薛军还告诉我他找到了发泄愤怒的绝佳方法:“找个没人的地方,一边跑步,一边唱京剧。”

说实话,他还是个孩子。

当他跟我说这些话时,我既心疼,又欣慰。

他的改变,比听到我教过的孩子上了清华北大更让人激动。

因为我知道,此刻的改变,关乎他的一生,也关乎到与他同一所校园的其他孩子的一生。

这个世界上,谁都不是孤岛。

每个人其实都在改变别人的命运。

再后来,薛军和刘铭毕业后,每年教师节这天都会结伴来看我。

包括他们参加工作后,都是每年大年初一来我家拜年。

当年不打不相识,两人后来成了很好的兄弟。

每次我们聚在一起,都会提到当年薛军吊打刘铭的事情。

看着他俩谈笑风生,互相调侃,我感到特别特别幸福:那场霸凌事件,没有成为青春蔓延至他们彼此一生的暗伤,这是一个教育工作者最愿意看到的成果。

15

我知道,今天的故事看下来,很多人会问我:李老师,你为什么把更多的注意力都放在霸凌者身上?

事实上,在后来的教学生涯中,我也遇到过像薛军一样的其他孩子。

霸凌的少年,常常也是可怜人。

我像当年对薛军一样,给他们自尊、理解,熄灭他们体内那愤怒的活火山,把害群之马变成一个能够跟自己的情绪和平共处的人。

很简单,没有施暴者,就没有被霸凌者。

一条鱼可以腥了一锅汤,一个施暴者可以改变一个班级,甚至是整个校园的精神生态。

作为施暴的源头,他们给别人造成的伤害,是从身体到心灵,一辈子的。

而且,我深知,在青春期如果没人纠正他们,那么,未来,就是把一个祸端交给社会,交给某个家庭,恶性循环至某个孩子,酿成一个流水线式的悲剧。

而要消除校园霸凌,首先要消除家暴,这是我最最想说的事情,也是身为一个老师,最为感到无力的部分。

16

那么,今天的故事就讲到这里了。

感谢大家一直以来对教育的关注。

如果大家在教育方面还有其他方面的困惑,也可以留言。

我很愿意分享来自教育一线的真实故事,一起学习,共同成长,把健康而优秀的孩子交给社会,让他们有能力有智慧,过好这一生。

也和小念一起呼吁,把这些真实的故事转发出去,让更多家长看到,谢谢。

广告也精彩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89291810@qq.com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