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矮比起来谁还在乎增高针的副作用

2023年1月6日19:56:40跟矮比起来谁还在乎增高针的副作用已关闭评论

跟矮比起来谁还在乎增高针的副作用(个矮打针有副作用)

 

青春叛逆期的孩子,他的心理发展特征是自我同一性与角色混乱,左养右学教育赖颂强在讲孩子心理建设的直播课里面有详细的讲解,面对青春叛逆期的孩子,家长如何系统的去帮孩子做好心理建设,陪伴孩子顺利度过青春期,这是每一个家长必学的课题,家长你认可吗?

在可以算得上北京日头最毒辣的一个下午,胡思云带着女儿赶到医院复查。排队进大门、扫行程码、过安检、取号,胡思云没有一点停留,直奔电梯去二楼分诊。

胡思云的女儿今年8岁,身高只有110公分,比好多同学都要矮上半个头。她的目标很明确,就是要让女儿打上“增高针”。

胡思云挂的是加号,要等白天的正常号都看完才能进去;但她不到两点就赶到诊室外等待,生怕错过了就诊。

像胡思云一样的家长,周围还有不少。有的孩子还是能被外婆抱在怀里的年纪,不懂身高为何物,就被念叨着“可不能让孩子输在起跑线,早打早长个”的妈妈和外婆抱来检查,血一管一管地抽。

近日一些媒体对儿童生长激素滥用的报道,也没有让胡思云们打退堂鼓。

“个子矮找对象也很难”

在老家,胡思云的女儿已经被确诊为儿童生长激素缺乏症,这是俗称“增高针”的重组人生长激素在1985年被美国FDA批准的第一个适应症。

但跑了几家医院,医生都不肯给孩子开生长激素处方,因为孩子的脑垂体有个结节,注射生长激素的后果到底如何,他们也不敢打包票。

“我们那儿的医生太保守了”,比起这些未知的担忧,胡思云对女儿的身高焦虑严重得多。现在上小学二年级的女儿,看起来比全校的同学都要矮上一大截,每天接女儿放学时,胡思云给女儿打增高针的执念就愈强上一分。

趁着暑假,胡思云跟单位请了长假,带着女儿直接来了北京。但问诊结果让她大失所望,“大夫可能不想承担风险,药还是没开成”。

刘妮的儿子出生时身长、体重都挺正常,现在上六年级,吃的比大人还多,但身高过去一年几乎没怎么长,到现在也才140公分。“按标准来说这个年龄的男孩儿得有一米五”,眼看着儿子的同学个子噌噌窜,刘妮和家里人开始慌了。

病急乱投医,他们给孩子安排了个“十全大补”套餐,最基本的是每天早上一盒牛奶、晚上一大碗大骨汤、跳500下绳、吃钙片和维生素D、喝中药,周末还要上篮球课,或者游泳。

之后的每一天,孩子醒来的第一件事都是量身高,“我在网上看到说最好是早晨一起床就量身高,这个时候最高”,刘妮告诉记者。可将近半年过去,孩子的身高连1毫米都没长。刘妮的焦虑日益加重,后来甚至挂在了脸上。

儿子的状态也不好,每天都很没精神。有一天,孩子突然把所有放在面前的补剂、食物和药都给打翻了,还以不上学要挟刘妮;刘妮打了儿子一顿,崩溃大哭道:“我们这不都是为了你好。”

“他还不懂,很多行业都对身高有限制,个子矮找对象也很难”,刘妮暗自伤心,但根本说服不了儿子。顾及儿子心情,她决定暂时停下“土办法”,找找其他长个的路子。

没几天,刘妮误打误撞进了一个儿童生长交流群,孩子矮是群里700多个家长的共同心病。有30多个已经给孩子打了增高针的家长,每天都在记录孩子的身高变化。一个11岁女孩儿的记录让她印象深刻:打了半年,长高了6厘米。

跟矮比起来谁还在乎增高针的副作用

某个儿童生长交流群内,家长晒出囤药的照片

“打生长激素会不会有副作用?”刘妮对着屏幕发问,很快这句话淹没在了一众家长的咨询中。

“和矮比起来,副作用算什么”,这个家长的回答击中了刘妮。

眼看着群里不少身高在正常范围里的孩子都还在打着生长激素,哪怕只为长高1厘米,刘妮也决定如法炮制。

“群里很多孩子五六岁就已经开始打了,我儿子打得太晚了”,刘妮的焦虑再次发作。

增高持久战

可打增高针并没有刘妮想象的那么容易。

根据中华医学会《矮身材儿童诊治指南》,对矮身材儿童必须进行全面检查,明确原因,才能对症治疗。

胡思云对自己拎着的那一沓片子和检查结果如数家珍:“这是X光骨龄片,这是脑袋的核磁共振片,这是子宫卵巢B超,这些是血常规、血糖、甲功检查和生长激素激发试验的结果……”

X光骨龄片。图源:受访者

“医生说生长激素峰值小于10ng/ml,就基本可以诊断是生长激素缺乏了”,胡思云告诉记者。

当然,并不是每一个注射生长激素的孩子都经过了标准的诊断。广东妈妈黄静带女儿去看的第一个儿科医生,只是看了骨龄片就直接告诉她:“孩子长到一米五都很困难,直接打生长激素吧,做激发试验还浪费钱。”

孩子长不到一米五的论断让黄静几近崩溃。自己连着看了几天注射生长激素相关的资料、案例,黄静又找到这个医生,开了三个月的处方。

在这场持续两年的增高竞速赛中,730个晚上,孩子的肚子上、手臂上、大腿上一共挨了730针,对她和孩子来说都是折磨。

加上打针的前两个月,女儿长了快2公分,黄静喜不自胜;但之后的几个月就只有毫米级的缓慢增速,“孩子长不到一米五”的恐惧和不安又找上了黄静,她开始整夜失眠,白头发也被这紧张催着冒了头。这样的情况反复了数次。

黄静的女儿正在青春期,情绪十分敏感。两年间,家庭整个氛围随着自己的长个速度不断在两极间摆动,巨大的压力让她十分烦恼。

停针那天,黄静记事本上女儿的身高已经从144.2公分逐渐增长到155.6公分。之后女儿会不会再长高,黄静依然忧心,但对于1万元能买孩子增高1厘米这件事,她还是心满意足。

“我家孩子总说,这么痛苦坚持都是为了妈妈。但其实个子变高,她自己也很开心”,黄静告诉记者。

背后被掩盖的隐忧

黄静和女儿是幸运的,但并非人人都能靠生长激素如愿。

在一位儿童内分泌医生看来,近年来,生长激素火得离谱。“最早治疗的都是真正缺乏生长激素的,不过十多年的时间,现在来我这看病的绝大部分是特发性矮小,还有些根本都算不上矮小”,这位医生告诉记者。

线上咨询时,该医生还碰到过家长询问:“孩子现在高一,一米八,想长到一米九,能不能打生长激素?”

“生长激素治疗很贵,厂家当然希望推动销售”,澳大利亚公共卫生博士、幼儿健康研究者陈小舒告诉记者。陈小舒表示,在向她咨询的人中,不少其实是不符合治疗条件的,“身高不算矮,检测结果也并未提示缺少生长激素,完全是被忽悠去的”。

据福建医科大学附属医院医生元宿介绍,生长激素医药代表往往用“身高不够,影响外观、找对象、找工作,打了生长激素就能促进身高增长、二次发育”等话术来利诱家长。

由家长自发生产又被商家引导放大的焦虑,就这样持续蔓延开去。这也是被媒体点名“生长激素滥用”的源泉——你所买的药,可能实际上你根本不需要。

诊断不规范、滥用带来的直接影响是,打针增高变得跟赌石一样充斥着极大的不确定性。

记者注意到,在一些儿童生长交流群中,总会有几个家长哀叹:打了几个月/半年的针,孩子身高完全没有变化。

只是不长高也便罢了,超适应症使用生长激素背后的隐忧亦在被有意无意地掩盖。

去年底,美国医学会期刊《儿科》上的一项研究显示,儿童和青少年时期进行生长激素治疗并接受了最长25年随访的3408名患者,与未接受治疗但其他状况类似的50036名患者相比,男性发生诸如心脏病发作或中风等心血管事件的风险高出三分之二,女性则高出两倍。

“加速生长还可能导致股骨头骨骺滑脱,大腿骨上部移位,会引起膝盖或髋部剧烈疼痛、跛脚,需要通过手术纠正”,陈小舒告诉记者。

事实上,在这次报道之前,胡思云、刘妮、黄静就已经对打生长激素的种种可能都做了了解。“可与其担心将来的隐患,不如先解决眼下的问题,将来的问题就交给将来。毕竟医学技术一直在不断发展”,胡思云的想法是当代“拔苗助长”家长的一个缩影。

很快,那些每天陆续入群的新人,也就能体会到个中滋味了。

莫拿孩子的健康和未来做赌注。

 

广告也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