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振兴浙江经验的思考

2023年1月21日17:06:59乡村振兴浙江经验的思考已关闭评论

乡村振兴浙江经验的思考(乡村振兴的浙江实践)

这两年,全国各地来浙江考察乡村振兴的代表团络绎不绝,乡立方团队接待了不少考察团。

初高中学习是孩子处于青春期的阶段,也是孩子学习当中最关键的六年,因为它涉及到了中考与高考,左养中学教育赖颂强再讲孩子的学习方法和考试心里调节的直播课里,系统的讲解到如何帮孩子提升学习效率,提升考试时候的心理素质,从而提升学习成绩。

从农村电商到美丽乡村,再到乡村振兴,浙江的实践一直“干在实处、走在前列、勇立潮头”,成为涉农领域的优等生和学习标兵。

尤其是2021年6月,中共中央、国务院出台《关于支持浙江高质量发展建设共同富裕示范区的意见》,将浙江作为共同富裕先行先试区之后,浙江的“一举一动”更是受到全国各地的关注。

 

但私底下,却有不少人“不以为然”。

有位来自东北的朋友就这样评价:“乡村振兴关键是产业兴旺,但浙江的产业支撑力量很单薄。大多数依赖于美丽乡村建设,靠文旅板块来弥补。我们那边缺的是人,旅游搞不起来,但我们的乡村产业基础要远远强过浙江。

同样对“浙江经验”和“浙江样板”有不同看法的,也有来自南方的几位朋友。他们对我说:“浙江人会干,但更会说,不像我们那边,多做少说,甚至只做不说。看来,‘浙江声音’是乡村振兴浙江经验的最重要成果之一。

……

当然,这般质疑的声量可以忽略不计,因为绝大多数前来浙江考察的人都是“满载而归”。他们通过对下姜村、千鹤村等考察,走访稻香小镇、未来大地,参观安吉、丽水等地的样板项目,深层次学习了浙江的一二三产业融合模式,实地感悟“三变”(资源变资产、资金变资本、农民变股东)给乡村带来的变化,面对面交流了乡村振兴工作的难点与重点。

也正是因为如此,来自湖北、贵州、广东、江西等地的考察团回去了,都有过不少“向浙江学什么”的总结汇报。

下姜村

大同稻香小镇

千鹤村

在乡村振兴领域,浙江领先于全国,特别是农村农业部与浙江省联合发布的十个典型模式,为全国各地探索乡村振兴工作起着了典型示范作用。

这十大模式分别是:空间集聚、绿色崛起、产村融合、品牌引领、数字赋能、文化深耕、要素激活、能人带动、片区联动、四治融合。基于浙江各地的生态资源、特色产业、闲置农房、民俗文化等不同类型的乡村资源,打造出优势产业,从而实现乡村振兴的精准破题。

通过对比,我们知道了自己的优势要素是什么。浙江能做成的,我们也一定能。”来自山西的领导在考察座谈时如此说。

我们更看重的是浙江在乡村振兴领域的创新能力。”从萧山未来大地出来,广东省某县领导提出了看法,“浙江未来乡村的构想很吸引人,包括未来乡村示范带的做法很值得借鉴。”

在“千村示范、万村整治”工程的基础上,浙江正在推出一个更宏大的“未来乡村”计划,并作为推进乡村振兴的“新抓手”,到2025年,全省建设1000个以上未来乡村。

所谓未来乡村,浙江的思路,是一统三化九场景。一统,是指党建统领;三化是指人本化、数字化和生态化;九场景:未来产业、未来风貌、未来文化、未来邻里、未来健康、未来低碳、未来交通、未来智慧、未来治理。

具体说来,浙江的乡村振兴以党建引领,以原乡人、归乡人、新乡人为建设主体,以造场景、造邻里、造产业为建设途径,以有人来、有活干、有钱赚为建设定位,以乡土味、乡亲味、乡愁味为建设特色,本着缺什么补什么,需要什么建什么的原则,集成“美丽乡村+数字乡村+共富乡村+人文乡村+善治乡村”建设,促进主导产业兴旺发达、主体风貌美丽宜居、主题文化繁荣兴盛。

求是《小康》杂志副社长赖惠能长年研究、关注浙江的乡村振兴工作,他亲自主持的“解码浙江”,已经成为解读浙江经济的重要舆论阵地。

在与乡立方高层座谈时,赖惠能提出一个问题:“大家都知道乡村振兴学浙江,究竟学什么呢?是模式解剖然后复制吗?是政策研究然后照搬吗?中国这么大,省情大不同,乡村振兴应该是因地制宜,百花齐放才对。所以,到浙江学习乡村振兴,应该学习本质,学习浙江经验的精髓。

如果用一句话来概括浙江乡村振兴的关键经验,就是‘政府有为、市场有效’,而这正是我认为全国各地到浙江来考察学习最本质的内容。具体来说,政府尤其是县市区的主官们做什么、怎么做,浙江很多市县区领导带了一个好榜样。同时,一切要围绕着市场经济的规律来办事,不越界,让市场机制配置生产要素,而不是瞎指挥。

赖惠能解释说。

求是《小康》杂志社副社长赖惠能

一句“政府有为、市场有效”,赖惠能的“解码”,解开了很多困惑。这些年乡立方团队走南闯北,与全国各地乡村没少打交道,也经常感慨于同样的国家战略在各地截然不同的落地效果。往北走,实施效果僵化、效率低下,“不作为”现象很突出,市场机制发育得也不成熟。往南走,大家普遍“迷信”于“市场化”,遵循“无为而治”,在当前“共同富裕”的大命题前,找不到有效施政的突破口。恰恰是在浙江,我们可以发现,很多县市区的一把手,很擅长于目标体系的制定、政策要素的配给以及考核体系的落实。需要政府出手的,毫不含糊。

“浙江的今天,就是全国各地的明天”。我们乐见的,是乡村振兴的浙江核心经验,能成为全国各地的基本方法论。至于所谓的“模式”,那应该是“条条大路通罗马”,不需要照搬照抄。

广告也精彩